梅落繁枝千万片(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) 枝千昨夜笙歌容易散

 人参与 | 时间:2023-01-27 04:34:43

今天给各位分享梅落繁枝千万片的梅落知识,其中也会对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进行解释,繁枝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千万问题,别忘了关注本站,片梅现在开始吧!落繁

本文目录一览:

  • 1、枝千梅落繁枝千万片
  • 2、犹自梅落繁枝千万片独自多情学雪随风转的多情作者
  • 3、梅落繁枝千万片 作者是梅落?
  • 4、梅落蘩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转.的繁枝作者是谁
  • 5、梅落繁枝千万片优质多情学雪随风转的千万作者
  • 6、鹊踏枝·梅落繁枝千万片的片梅赏析

梅落繁枝千万片

《鹊踏枝·梅落繁枝千万片》

作者:冯延巳

梅落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落繁学雪随风转。枝千昨夜笙歌容易散,犹自酒醒添得愁无限。

楼上春山寒四面,过尽征鸿,暮景烟深浅。一晌凭栏人不见,鲛绡掩泪思量遍。

梅落繁枝千万片独自多情学雪随风转的作者

五代冯延巳

《鹊踏枝·梅落繁枝千万片》

梅落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转。昨夜笙歌容易散,酒醒添得愁无限。

楼上春山寒四面,过尽征鸿,暮景烟深浅。一晌凭栏人袱郸递肝郛菲店十锭姜不见,鲛绡掩泪思量遍。冯延巳 (903年—960年),又名延嗣,字正中,五代江都府(今江苏省扬州市)人。五代十国时南唐著名词人,仕于南唐烈祖、中主二朝,三度入相,官终太子太傅,卒谥忠肃。 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,文人的气息很浓,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。宋初《钓矶立谈》评其“学问渊博,文章颖发,辩说纵横”,有词集《阳春集》传世。

梅落繁枝千万片 作者是?

鹊踏枝

冯延巳

谁道闲情抛弃久?

每到春来,惆怅还依旧。

日日花前常病酒,不辞镜里未颜瘦。

河畔青芜堤上柳,为问新愁,何事年年有?

独立小桥风满袖,平林新月人归后。

【简析】

春天悄悄来临了。请看那河畔的青草,堤上的嫩柳,无不带来了春意萌动的消息。然而,对于被恋情所困扰的人来说,万物的复苏同样也催发了心中沉埋的惆怅情绪。于是词人就每日借酒驱愁。但这又何补于事呢?这种铭心刻骨的痴情似乎是与身俱在的。任你怎样挣扎都无法摆脱。因此,就只能拖着瘦赢的身躯,伫立在风紧人静的小桥上,和那一钩孤凄的新月默默无言地相互对视……

梅落蘩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转.的作者是谁

鹊踏枝 梅落繁枝千万片

作者:冯正中

梅落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转。昨夜笙歌容易散,酒醒添得愁无限。

楼上春山寒四面,过尽征鸿,暮景烟琛浅。一晌凭栏人不见,鲛绡掩泪思量遍。

我有时讲得特别详细,是因为词这种体式毕竟有其特殊之处,它和诗有所不同,因为诗一

般都有题目,说明得很清楚,而且内容方面广,有多种不同的主题和内容,可是词一般都

写伤春怨别,内容都差不多,其间的分别是微妙的,不容易辨别的。试拿这首词来讲,他

说“梅落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转。”表面看来这根本不用讲,都是明白的字

句,而且跟别人的诗词也有相近似的地方,“梅落繁枝千万片”和杜甫的《曲江二首》的

“风飘万点正愁人”颇为相近,“学雪随风转”和李后主的“砌下落梅如雪乱”也颇为相

近,第一句同是写花飘千万片的零落,第二句同是写落花之如雪,然而在传达情感的质量

和姿态上却实在有很大不同。

先看这首词第一句“梅落繁枝千万片”,“梅”是一种美丽高洁的花,“落”是花的凋零

飘飞,但他不只是说梅落,而是说所有枝头上繁茂的梅花都零落了,“梅落”是一般的写

法,加上“繁枝”则是深化的写法,是言其凋零的数量之众,所以他又写飘落的花瓣是“

千万片”。冯正中的词沉郁的感情份量是沉重和深厚的,“犹自多情”,“多情”二字用

得好,“犹自”二字则使其好上加好了,这都是正中词盘旋沉郁的地方。梅花已经凋谢而

不甘心零落,就在飞下来的时候还是这样多情,这正是冯正中性格的表现,他“日日花前

常病酒”都“不辞镜里朱颜瘦”,饶宗颐说是“鞠躬尽瘁,具见开济老臣怀抱”,是知其

不可为而为之,是到他零落之时都不肯放弃的感情,所以我们不管他写的是什么,无论是

“病酒”还是“落梅”,都传达的是他对待人生的感情的态度,不管爱的是国家,还是事

业、学问,总之是一种执著的鞠躬尽瘁的精神,这是冯正中词表现出来的一种境界。到了

千万片零落时尚“犹自多情”,这还不够,他说是“学雪随风转”,是在那零落飞下的瞬

间也要显现出美丽的姿态,要学那雪花轻盈的在空中回旋起舞,“学雪随风转”,按照修

辞学来说是拟人化,其实花是没有感情,没有思想,没有主见,它无所谓学与不学,说它

有学的意思,是把它看作有人格、有思想、有主观意志的,所以它才去“学”。然而说梅

花学习是一种拟比的写法,却仍非这首词的最妙之处,它的妙处在于他传达的一份感情,

所以李后主“砌下落梅如雪乱”也是写的落梅的众多,而冯正中的“学雪随风转”则具体

表现了“犹自多情”四个字蕴含的面对无情之陨落所不甘丧失的美好的姿质。这三句全从

落梅写起,其间没有一件写人事,但却传达了人之感受,后面才写到了人事,是“昨夜笙

歌容易散”,笙歌离得很远了吗?是十年,抑或二十年,都不是。苏轼有悼亡诗云:“十

年生死两茫茫”,因为是十年生死的隔绝,有十年的长久。而现在冯正中所写的不是十年

的长久,而就是昨夜的笙歌,仅有一夜之隔也如同十年一样,只要一件事件过去了,就一

去不返永不再回,无常的消失都是短暂的,即便是昨夜的笙歌也长逝永没了,这才是可怕

的不可挽回的事情。对于消逝的哀伤和惋惜,冯正中就用这么平常的几个字深刻的表现出

来了。

晏小山有两句词说:“春梦秋云,聚散真容易”,那人生美好的往事如春天的一场梦,秋

空的一朵云,匆匆的消失了。所以冯正中接着写的是“酒醒添得愁无限”,今日酒醒之后

便增添了许多哀愁,因为昨日的笙歌已经完全无存了。晏小山的一首词:“梦后楼台高锁

,酒醒帘幕低垂”,同是酒醒之后什么也不存在了。然而晏小山的这首词跟冯正中的词又

有一点不同,晏小山上半阕写得很好,而下半阕则把这种惆怅的感情指实了。往事消失,

酒醒之后惟有那高锁的楼台,低垂的帘幕,他那梦中的往事是什么?他说是“记得小苹初

见,两重心字罗衣,琵琶弦上说相思。当时明月在,曾照彩云归。”词很美,但却落到了

对一个现实形象的怀念之中。冯正中词与晏小山词不同,和韦端已词也不同,就是因为他

不做这样落实的叙写,而且这两句词与前面的“梅落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转

”结合在一起的时候,繁花之易落与笙歌之易散相互衬映,便产生了兴发感动的作用,就

变成了一种感情的基本姿态,因为他说“梅落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转”写的

不是简单的人事,而是以落梅拟人化的感情表现出他对待人生用情的基本形态。“昨夜笙

歌容易散,酒醒添得愁无限”则将这种执著缠绵的态度提升起来,达到了更高层次,使“

昨夜笙歌”现实的人事和“梅落繁枝”这花的形象都有了象喻的意味,那欢乐和美好的事

情都这般的无情和短暂,也就不是仅指昨夜笙歌和繁枝落梅了,而是有了除此之外更深更

广的意蕴了。词人和诗人本身并不一定有这样的觉悟,但这却是诗词的微妙之处,作诗写

词是自己都做不得主张的事情,冯正中所以写出这样深刻的词来,也是他自己的性格身世

和南唐的国势种种历史及环境因素结合而产生的结果,就冯正中自己而言,他的身世和经

历本身是一件非常痛苦和不幸的事,然而有许多最美好的东西却都是在不幸和痛苦中成全

的,只要一个人有美好的品质,在挫折失败之中都可以磨炼出光彩。我要说明的是冯正中

是从磨难的不幸中加深着对人生的体认,也深化着自己的作品的。

下半阕的开端“楼上春山寒四面,过尽征鸿,暮景烟深浅”。我在讲上首《鹊踏枝》的“

河畔青芜堤上柳”时不是说他写景兼有比兴之意么,我也曾经举了有人批评陶渊明的诗“

凡是景语,皆是情语”,可见凡是内心非常敏锐,有深厚感情的人,他对自然界景物的感

受一定有深刻、悠远的意味,冯正中的“楼上春山寒四面”就是有“深意”的。第一是“

楼上”,第二是“春山”,第三是“寒”,不仅是寒,而且是来自四面之寒,每一个字都

在起着作用。“楼上”是不平凡的地方,王国维在讲到成大事业大学问的第一种境界便是

“昨夜西风局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。古人常常“登高作赋”,是登高远望之时

心中更有深远的怀思之情。他在楼上看到的是“春山寒四面”,楼上本已是高处不胜寒了

,更何况春寒料峭,四面的春山都散发出逼人的寒意,站在楼上久久凝望,而四围入目者

尽是寒冷的春山,则作者的身心无不在孤寂凄寒的包围之中了。

《古诗十九首》有句云:“东城高且长,逶迤自相属”,《古诗十九首》的每一首都带著

深远的感兴和丰富的含意,诗人为什么要去写这又高又长、连绵不断的城墙,就因为他被

这一份分离隔绝的感觉所触动。诗人如此写,尽管他对自己何以如此写没有清楚的理智的

认识,却在感受上有着敏感。冯正中写词有“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”之句,南唐中主李

璟就曾问过他:“‘吹皱一池春水’,干卿何事?”微妙的是这些诗人词人把这些短暂感

情的触动写了下来,而且还触动着千百年以后的读者,这便是中国诗歌之妙处。欧阳修的

一首词写道:“平芜近处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。”他说我看见平原的草地的尽头处是

春山,而我所怀念的行人则还远在春山之外。中国的诗人词人之所以养成这么敏锐的感受

,古人的那些诗话词话之所以能掌握前人那些精华的最微妙的感觉,就因为他们彼此之间

有共同熟悉的感受和联想。

正因为有此联想,冯正中写“楼上春山”也正是由于在楼上凝望之时被春山所阻隔,凝望

是第一层感觉,春山的隔阻是第二层感觉,先有望远之情才有春山之隔。冯正中说“楼上

春山寒四面”,不是偶然的,是他对人生的一贯态度,上一首词里他写有“独立小桥风满

袖”的句子,同样孤独地抵御著四面吹来的寒风,而且在寒冷中,冯正中从来不逃避,所

以他又写道:“过尽征鸿,暮景烟深浅”,表现了他在高楼上凝望之久。“征鸿”在讲温

词时我们讲过,“江上柳如烟,雁飞残月天”,也引过李清照的“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”

。鸿雁排成人字飞行,而且可以传书,代表了多种相思怀念的感情,而且“征”字给人漂

泊已久的感觉。词人满怀希望的久久瞻望,所有的征鸿都飞过去了,没有一只停留下来,

此时冯正中所要传达的感受便与温飞卿所写的“过尽千帆皆不是”一样,其心中的怅惘哀

伤可以想像。现在我们得注意这首词的层次,当他说“梅落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

随风转”,把景色写得这样清楚的时候,应该是白天,那“昨夜笙歌容易散,酒醒添得愁

无限”,从昨夜笙歌到今朝的酒醒该不是很晚的时候,可是当他说“过尽征鸿,暮景烟深

浅”,那已经是日落之时,这里于暗中交待出他在楼上伫立凝望的时间之久。

到了黄昏,“苍然暮色,自远而至”,有一首题名为李白的小词写道:“暝色入高楼,有

人楼上愁。”暮色笼罩,到处都烟霭迷蒙,一切都模糊不清了。“烟深浅”三字写暮景,

描述出远浓近浅,暮霭迷蒙的画面,从而使一种如醉如迷的感情溢于言表。至于这种能促

使词人在楼上久久凝望而不愿意离去的感情之源,则正是结尾二句的“一晌凭栏人不见,

鲛绡掩泪思量遍。”“一晌”二字,据张相《诗词曲语辞汇泽》解释为“指示时间之辞,

有指多时者,有指暂时者”,引秦少游《满路花》词之“未知安否,一晌无消息”,乃是

“许久”之意,又引冯正中“一晌凭栏”,以为是“霎时”之意。我不同意他对冯正中这

一首词中的“一晌”的解释,如果说“短暂”之意,晏殊的“一晌年光有限身”是说短暂

的年华和有限的人生,这个“一晌”可能是短暂的意思。还有李后主的“一晌贪欢”也该

是短暂之意。可是冯正中的“一晌凭栏人不见”之“一晌”绝不是短暂的意思,从“梅落

繁枝千万片”写起,到“楼上春山寒四面”的凝望,一直到“过尽征鸿”,这是多么长久

的时间,多么长久的凝望,多么长久的伫立,怎么会是“霎时”的意思呢?

所以我不同意张相将冯正中这“一晌凭栏”之“一晌”解释为“霎时”之意,这不是我一

定要这样讲,而是冯正中的词本身表现了这么长的时间,这是无法抹煞的。我长久的等待

却没有见到我所怀念的那个人,不过冯正中所写的并不是确实的人物,这里虽有一个“人

”字出现了,但他所说的这个人是谁呢?韦庄词中的人可以让我们猜测到“红楼别夜”的

美人,或者是被王建召入宫中的姬妾,而冯正中的妙处则是尽管他说出“人”来,却可能

仍不是实指的人,而是他心中一份长存永在的相思怀念的感情,他所思念的是什么?

以前有人批评《古诗十九首》中的“西北有高楼”一首,说这首诗中传达的感情是“空中

送情,知向谁是”,他有一份感情,他希望这份感情有一个投注和收获,但是不可得,他

一直为一种惆怅之情所控制,他不是说“每到春来,惆怅还依旧”吗,所以他说的这个“

人”根本没有办法实指。他所盼望的人在宇宙天地之间是否实有,我们不需要知道。总之

,他是有一种期待怀思怅惘的感情,这种感情正是使他在春山四面之凄寒与暮烟远近之溟

漠中凭栏久望的缘故。最末句“鲛绡掩泪思量遍”,“绡”是丝织品中最薄、最柔细、最

透明的品种,传说中海里有一种鲛人,一半像鱼,一半像人,它可以织出五色的丝织品来

,是为“鲛绡”。吴文英有词云:“海烟沉处倒残霞,一抒鲛绡和泪织”,中国古代诗人

说到“鲛绡”时有一种共同的感受,我们先要说纺织,女子的纺织代表着一种非常纤细绵

密的感情,所以鲛人的纺织本身就有一种多情的意味在里面,而鲛人的传说更有一点动人

之处,那就是它不仅能纺织出五彩的鲛绡,鲛人还可以滴泪化作粒粒美丽的珍珠。词人们

写“鲛绡”时就是带着这么多背景和联想写出来的。我们现在才能体会到冯正中的“鲛绡

掩泪”所传达出来的是多么深厚的感情,因为“鲛绡”二字包含有这么多情的传说,而他

就是用那个会泣泪成珠的鲛人所织的绡巾来擦拭着他的泪痕,他为什么用“掩泪”而不用

“拭泪”呢?“掩”、“拭”二字都为仄声,平仄并不违背词的格律,因为“拭”字写得

比较落实,擦干了就完了,而“掩”字是女子一种缓慢多情温柔持久的姿态。“鲛绡掩泪

思量遍”,是尽管我所期待的人一直没有出现,但我的思量却是无尽无休的,这正体现了

冯正中缠绵郁结的感情特色的本质,我们不需要把它比附南唐的政治,更不需要把它比附

什么现实的本事,这仅是表现了作者所特具的一种感情的本质,而冯正中之所以具有这种

本质,正是由于他本身的性格和后天的遭遇两方面所合成的。

梅落繁枝千万片优质多情学雪随风转的作者

梅落繁枝千万片,优质多情,学雪随风转的作者是南唐词人冯延巳。

《鹊踏枝·梅落繁枝千万片》是南唐词人冯延巳所作的一首词。这是一首写思妇闺怨的艳词。上阕开头三句写眼前之景,构成凄艳惊人的意境。写景实写离情也。“昨夜笙歌容易散”写忆中饯行宴会的草草结束,正写人之“帐饮无绪”,愁闷有加。下阕写登楼翘望盼归,然而春寒袭人。四周山围,归雁过尽,暮蔼沉沉,写历时之久,寓离恨之深。最后“思量遍”三字,含蕴不尽,情自深远。词人借这名女子抒发了一种情场失意的伤感之情,同时又表达了对“盛宴终散”、“人生无常”的感慨。写作手法上虽没有附会什么比兴,多是直抒其情,愈是别后“思量遍”,愈惜当时的“容易散’’,这种心理转换在这首词中表现得巧妙而酣畅。风格上具有较浓郁的感伤气息,形成一种哀愁之美。

冯延巳 (903年—960年),又作冯延己、冯延嗣,字正中,五代江都府(今江苏省扬州市)人。五代十国时南唐著名词人、大臣,仕于南唐烈祖、中主二朝,三度入相,官终太子太傅,卒谥忠肃。他的词多写闲情逸致,文人的气息很浓,对北宋初期的词人有比较大的影响。宋初《钓矶立谈》评其“学问渊博,文章颖发,辩说纵横”,有词集《阳春集》传世。

鹊踏枝

梅落繁枝千万片,犹自多情,学雪随风转。昨夜笙歌容易散,酒醒添得愁无限。

楼上春山寒四面,过尽征鸿,暮景烟深浅。一晌凭栏人不见,鲛绡掩泪思量遍。

白话译文:

繁茂枝头,梅花飘落千万片,落时犹多情,学着雪花随风转。昨夜歌舞草草散,酒醒又添愁无限。

楼上清寒,寒山围四面,大雁过尽暮霭深深漫。半晌凭栏不见人,罗帕掩泪把他思量遍。

创作背景:

这首词的具体创作年代已不详。冯延巳作为两朝元老,从四十四岁开始作宰相到五十六岁最后一次罢相,十二年中间四次罢相。他作为宋齐丘的亲密党友,有心建树,却因为特定时代文化差异等原因,时常受到同僚的弹劾、讥讽。如江文蔚上表请求斩杀以他为首的“四凶”,孙晟讥刺他“可惜金盏玉杯盛狗屎”。他一生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。内心深处原本郁积着悲凉的生命意识,全都反映在词作中了。冯延巳借这首词来抒发自己“忧生念乱”之情,他词作中的主人公往往是代他自己而发言的。

鹊踏枝·梅落繁枝千万片的赏析

从这首词的结尾“一晌凭栏人不见,鲛绡掩泪思量遍”,人们会知道它是一首写思妇闺怨的艳词,从全词的内容看,也的确如此。而除了闺怨之外,这首词还提供了独特的审美联想。

这首词的开头三句,似乎是在写景。梅花似雪,随风飘飞,这景象是很美的。但是,如果读者把梅不仅仅当作景物,而是当作生命来看,这景象就是悲哀的了,“犹自多情”一句,更加重了浓厚的悲剧气氛。如果再进一步,把这自然生命的悲剧与人生的种种悲剧联系起来看,这三句就更具有了深广的意蕴,如叶嘉莹女士所说,“写出了所有有情之生命面临无常之际的缱绻哀伤,这正是人世千古共同的悲哀”了。

这种联想,并不是捕风捉影,而是由作品的上下文之间的联系而来:“昨夜笙歌容易散,酒醒添得愁无限”,大自然中的花落飘零,与人生中的良辰易逝、生命无常,是如此的相似,人们执著地企图在彻夜笙歌、沉酣美酒中去追求去把握生命,可是转瞬之间,能把握的一切全都消失在虚空之中,正如同繁枝梅落,似雪随风一样。梅离枝头,尚且流连“多情”;人生中的好景不长、笙歌散去,又怎不让人感到可悲可叹、无可奈何!

作者在这首词中的感慨,似乎是飘忽无端、不可确指的。但通过合理的联想,读者似乎又可以窥见作者的内心世界,理解他的痛苦和悲哀,想象“昨夜笙歌”这个词所凝聚的人生失落的悲凉,懂得“梅落繁枝”所代表的多情生命之陨落的意义。而这些,正体现了冯延巳词意蕴深广、“堂庑特大”的特点。

冯延巳的词里,不乏艳情的描写。如“低语前欢频转面,双眉敛恨春山远”(《鹊踏枝》)、“香闺寂寂门半掩,愁眉敛,泪珠滴破燕脂脸”(《归自谣》)等等,与“花间”词并无明显的区别。但他也有些作品,既不同于温庭筠的“艳”,也不同于韦庄的“浅”,更绝少《花间集》中的色情味道。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这些词的风格,那就是“雅”。

梅落繁枝千万片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,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,更多关于梅落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、梅落繁枝千万片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。

顶: 65踩: 7352